澳门新葡亰网站怎么进入

当年那盏煤油灯,煤油灯时代

十二月 21st, 2019  |  风俗习惯

后来,善良的“公社”通信员冯光瑞,见我鼻孔里有点柴油熏的“黑块块”,便趁给领导“添灯”之机,不时给我“偷”瓶煤油……

在我的童年时代,从老年人的嘴里听到这样一句话:电灯电话,楼上楼下。果然如此,今天的中国,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不但是电灯电话,楼上楼下,而且到处都是灯火辉煌!在这句话的印象下,随着我的一天天长大,使我明白了:生活离不开灯火。小时候,由于缺吃少穿,弱小的我常年闹病。一次去县人民医院看病,看到县城里的人,夜晚都是在电灯的陪伴下,我想他们的上好生活很难意识到山里人暗夜的可怕,更不会感到灯火的可贵。我躺在病床上想着,山里人苦呀,黑漆漆的夜晚,陪伴我的只有昏暗的煤油灯。十二岁那年春节,我去河南省济源县逢石上河村的老家,看望叔叔、婶婶。由于交通不便,七十多里山路,全是步行。回家的时候,由于走错了路,又遇上了阴天,还摸了个大黑。不但摸了黑,又遇上了风狂的雪怒,伸手不见五指,根本看不见脚下的羊肠小路,幼小的我一个人走在风雪里犹如在黑锅里扣着。加上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遇上的迷路经历,都是我对这里的羊肠小路不熟悉的原因,害的我没有了一点把握,探着路向前挪动着。老天爷也是和我作对,风不但越刮越大,雪也越下越大,如同棉絮般的雪花,就像一头猛兽,伸着它的恶爪,怒吼着扑天盖地向我扑来,吓得我浑身毛骨悚然。我瞪着两只眼向前看着,要是前边有一灯光,那该多好呵,那怕是有一点微弱的煤油灯光!天越是黑,风越是狂,雪越是大,路越是难走,我的心里也越是害怕。倘若不是在这样的鬼天气里,哪怕天上没有月亮,只要有漫天的星星,既是这条路再难走,这片土地再荒凉、再辽阔,那忽暗忽明的星星之光,也会给我指引方向。可是这风雪之夜哪有一点星光,我只能凭着感觉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。就这样毫无目的地走着,也是为了给我壮胆,我嘴里哼起了苏联歌曲《灯光》,于是我的心里也就飘荡起:静静的深夜里,灯火闪着光的歌声。尽管我那微弱的歌声被风雪压盖着,虽然几乎听不出来,可是,我觉得浑身有了力气和胆量,脑子也清醒了许多,仿佛眼前有一道强烈的灯光在闪烁。风还是那么狂,雪还是那么大,向前挪动的我忽然看见前面透出了一点微光,我向前张望着,远处这点微弱的灯光,就像亲人的眼睛,在向我招手。我的心里明白了,那里正是一个小小的村庄,这户人家还没有熄灯,太好了,真是老天有眼,没有绝我之路。我看着远处的灯光,脚上的两条腿生风,赶紧奔它而去。灯光越走越近,也越来越亮。这时候,它在我心中的地位,远比什么都重要。走进院门,我扣响了这家的门搭扣。屋里还没有睡下的老人出来给我开了门,老人家一眼看见满身雪花的我,还是个孩子,亲热地拉我进了他的屋里,我看见他家点燃的是一盏玻璃瓶做的煤油灯。老人家随手拿起了靠墙根的笤帚,给我扫了身上的雪花,并在地上的火盆里加上了柴火,让我取暖。问我的家是那里,姓啥叫啥,我向他说出了父亲的名字,老人家说:这里是高崖村,我姓郑,你家老掌柜的我认识,解放战争那会闹减租减息他来过我家。老人家拿出来放在瓦罐里的年馍,还给我烧了一碗开水,让我吃喝,这天晚上,他让我留宿他家。一夜无话,第二天早上起来,并让我吃了饭,怕我路上摔跤,还给我拿了一根棍子,让我拄着,目送我走下了他家门前的土坡。这次的风雪夜迷路,那次闪烁的微弱灯光,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,至今没有忘记。在这以后的许多年里,不管是家里没有了灯油,还是置身黑暗的夜晚,我都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那次的遭遇。直至今天漂光流彩的辉煌灯光,甚至大城市里那璀璨的灯光,我虽然会赞叹不已,也会说上几句赞美的话。但是,内心深处依然难忘那次迷路和郑大爷家的煤油灯光。所以,那个特定时代里的煤油灯光,我觉得比今天城市里的电灯光要美的多。亲爱的读者,孩童时代那天晚上迷路时遇到的煤油灯光,是我终生难忘。可是,在我的记忆里还有一盏煤油灯让我记忆犹新,它同样明亮。在那艰难的岁月里,它是我用墨水瓶亲手做的煤油灯,它所发出的如豆光亮,给我的启蒙教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。它的光亮是那么的安详、温和,就是它飘出来的丝丝黑烟,即便熏黑了我的两个鼻孔,它都非常随我的心意;他的亮光虽然没有大光大明,可是它那微弱亮光是我人生起步的一盏明灯;他那点点亮光多么符合我孩童时代的平常心态,并让我有了今天的美满生活!用墨水瓶做煤油灯很简单,就是用一个空墨水瓶,在它的盖子上打个小孔,用薄铁皮卷一个细细的铁通,再用旧棉花搓个捻子穿过去,一个小小的煤油灯就做成了。这样的煤油灯,在我的孩童时代曾做过两个,一个是我冬天去学校上学路上用来照明的灯笼。那个简易的灯笼,做起来非常简单。只要把煤油灯做成了,再用一小块四四方方的桐木板,在上面挖个窝,用两根细一点的铁丝捏成花样比较好看的框框,上边再用一根短一点的铁丝捏一个钩,一便手提,在铁丝框框的外边糊一层白色的纸,小小的灯笼就算做成了。这个灯笼两用,一是上学的路上可以照明引路,二是到了学校可以看书学习。因为那个年代学校都是破庙和民房,光线比较暗,早上去学校又早,读书学习看不见,它是我学习的必用工具。第二个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灯用一根细铁丝在瓶颈上一捆,打个死结,在我的炕头的墙壁上楔个铁钉,把这个煤油灯挂在上边,它是我睡觉前看书用的。日历一天天的翻,我的年龄一天天增长,孩童时代的许多习惯、毛病,也在一天天的改掉和减少,唯有酷爱读书的习惯却死不改悔,现在想起来,那是我对书的钟情和喜欢。由于经济上的贫困,就是几毛钱的书有时候都买不起,所以,我特别爱不辞手的几本书都让我终日里翻过来掉过去的读,把书页都弄脏翻破了,我还是要把它一遍遍的再读,真可以说那是我出于百读不厌的终生习惯。我的这个从孩童时代养下的臭毛病,如今虽然我已年近七十都没有改变。回忆床头挂的小小煤油灯,照着我手里拿着的书本,现在我豪迈地说,它给我的人生增加了说不尽的快乐。在那个大干快上,农业学大寨的年代,白天下地干活,晚上斗私批修,虽然有时候精疲力尽,可是,回到家里,点着煤油灯,打开书本,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精神头就来了,无形之中这盏小小煤油灯就成了我酷爱读书的好伙伴;成了我解除困乏的好朋友。有时候,书中有些需要思考的经典段落及精句,会迫使我放下书本,瞪着两眼思考时就要看煤油灯的火苗上爆起的灯花儿。这些灯花儿燃烧到一定程度,就要发出啪啦啦的爆响,每当我听到灯花儿的爆响声,不难想到的是:人这盏灯也有爆响的时候,那就是他的青年时代。正如毛主席说的那样: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我们的,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,正在兴旺时期,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所以,我说:年轻时期就是爆响灯花的最佳时期。小小煤油灯的灯光,虽然微弱、短暂,甚至在我拉掖被角的时候,带动的微风,它都会呼呼闪闪的将要熄灭,虽然它的亮光是那么的微弱、短暂,呼呼闪闪,可是,他给我的少年和青年时代带来了用之不尽的文化知识,并且给我的孩童时代增添了不少的快乐,它成就了我的今天。当今天的我看着不断强大的祖国,从城市到乡村到处都是辉煌的华灯,即便没有人再点煤油灯了,就是我们这些点过的人也把它淡忘了。可是,对于我这个点过煤油灯的人来说,它在我的心中是一盏永远不会消失的一轮明月。每当我想起那盏煤油灯,就想起它曾经陪伴过我的童年生活!作者简介
席腾华,网名田野文化

感念煤油灯,是它陪伴着我的梦想……

有证明没?

原标题:当年那盏煤油灯

夜熬煤油灯,白天无精神。请假,队长不允。无奈,只好旷工。某日,有人悄声“捎信”儿:人家除了罚工,还开你“批判会”啦:一个完小生,不老老实实干活儿,还想中状元哩。哼,太阳从西边出来吧……

每回河南清丰老家,心里就有憾事:40多年前的那盏煤油灯,去哪儿了……

送稿的。

煤油灯,点燃希望之火,激起梦想疯狂。一入“角色”不知困倦,腹中饥渴毫无感觉!终于,“十字街”文化墙报、县乡广播喇叭里,它的“业绩”时有所现……亏得县通讯组、广播站几位恩师提携,时为县商业局临时工后任《新华每日电讯》老总的解国记,“奉命”给我填下一张“沼气技术员登记表”。不意,临时工“好景”不长,才混了3个月,便被清丰县石油煤建公司“清工”回家。

退伍那年22岁,结束了6年多的军旅生涯,沦为一介并“不合格”的“社员”。也真倒霉,6年兵,踩着冰碴种稻、顶着矿灯下井,时为“巨款”的300多元退役金连同退伍证火车票,竟在大同火车站挤着上车那一刻,被窃贼席卷而去。亏了可敬的原坦克七师高炮营一连战友们,慷慨解囊为我捐了上百元返家钱……

于是,凭着“战士报道员”的历练,加之县委通讯组乔怀军、贾朝君老师的热诚鼓励,做起熬煤油灯的“行当”……

责任编辑:

让看看……

你在哪儿,那盏消失的煤油灯,我心里永远的灯…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咋不住旅店?

从1976年3月到1978年9月,那盏“葫芦”状带着圆玻璃罩的煤油灯,整整伴我两年多!助我完成了从吃农粮的“完小”生到吃“国粮”的大学生的人生转折……

若不是那张“xⅹ大队革命委员会”介绍信,险些沦为“流窜犯”……

标签:

Your Comments

近期评论

    功能

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